在疫情笼罩之下,跑腿行业出现了崩塌现象!

在疫情笼罩之下,跑腿行业出现了崩塌现象!在百度、搜狗等“吃瓜”众包新闻围绕之下,全国近300万商户受到影响,事件发生之后,其市值单日蒸发11亿元。但许多跑腿从业者也泛起了酸,能够服务300万商户的优质同城服务,跑腿人却做的并不太好。而随着跑腿薄利化越来越严重,跑腿企业们却无一不在盯着二线,三线市场。
 

便利专送跑腿
 
便利专送对于跑腿的重要性
在2019年7月,便利专送联合创始人颜嘉伟其认为,跑腿服务商对商家有控制力,或者说粘性来自3个要素。第一个是人,线下商户需要面对面的服务;
第二个是app软件,商家需要一个接单软件系统,这个app可能是用户接单软件、骑士抢单软件,而纯粹的二维码不是为了下载,它与商家的互动不多;
第三个就是应用软件和人、接单系统、配送会是线下控场的3个要素,服务商最起码要掌握两个要素。
对照这三个元素,其实大部分服务商停留在人和系统上,一些大公司也异常重视app发展,当然策略有所不同。比如闪送,达达等同城配送平台系统
拥有近千万用户的便利专送APP直接提供全方面服务。
 
便利专送跑腿
 
帮取帮送,帮买是其一,主要是为了打破传统快递行业的滞留,慢的问题,传统的快递配送在时间上大部分同城快递都是要次日才可以到达,它们会有一个中转点,这就增加对时间的等待了,而便利专送同城配送骑士对应用户,是一对一的配送,同城急送最快30分钟送达。
 
近日,广州邦钴仕科技有限公司调研信息显示,中小跑腿行业提供的业务,不满足其线上线下开店、管理、配送等需求定制的服务,运营服务,用户下载服务和广告营销服务,以及为人群提供的专业化服务等等,目前这些业务的利润已经超过公司整体利润的30%。所以,导致大部分跑腿公司都支撑不住。而我们邦钴仕科技有限公司则采用联合的方式,据2019年年中财报显示,截至2019年年中,邦钴仕科技有限公司已与线下一百多家商户进行合作,其中包括一线到三线城市代理,2019年6月,广州邦钴仕科技有限公司推出了“新的合作加盟”方案,其优势应用于各大同行服务系统,取其之长,避其之短。

跑腿与帮忙是目前人群难以界定的关系
如何判定跑腿还是帮忙,这是年轻人的困惑。因为现在时代给年轻人产生一种自己时间不够,导致自己很多事情都遗忘或者忘记落下,从而出现自己没时间去拿某件东西,可以叫人代送的行业就出现了,而跑腿与帮忙之间也同样有关系,其一,无利不起早,天下也没有免费的午餐,跑腿是请人送,帮忙是叫别人免费送,如果顺路还好,不顺路,人家也不会愿意免费送,所以宁可支付一小部分钱,也不想欠别人的人情去麻烦他人,跑腿行业就出现了!
 
便利专送软件即服务,也就是通过网络提供服务。而跑腿服务又是什么呢?在传统外卖时代,其实还算比较清晰,就是提供配送相关服务,与配送服务界限比较清晰,跑腿与配送相对而言,相互干扰不强。
随着app的兴起,情况发生了巨大的改变。传统外卖时代是专网专用,而配送时代,则是开放的网络,信息的传递可以是普通网络,配送的呈现也同样可以用普通网络。与此同时,随着公众号、服务号、小程序的兴起,外卖与其他软件服务汇合,将同城服务与配送服务汇合,以方便商户对线下服务越来越多,跑腿与配送的界限也越来越模糊,当然这也伴随着线下与线上场景的模糊。
于是,跑腿与配送的矛盾开始爆发。
 
2017年9月,跑腿公司巨头与美团之间的矛盾吸引了诸多配送从业者的关注。
简单的说,就是美团为了推广自己的业务,而限制了商家使用的一对一服务,使得派单都通过美团完成。不久之后,跑腿起诉美团,跑腿行业的巨头在诉讼请求中声称,美团小白盒“非法侵入”其运营的业务系统,“劫持”该系统和商户的第三方分配流量,构成不正当竞争。

2019年7月,跑腿行业巨头败诉,案件受理费24.68万元由跑腿行业的巨头承担。
跑腿行业的巨头成立于2005年,长期专注于同城跑腿软件系统的研发和应用,而美团不必过多介绍。在小编看来,这是一个从跑腿行业转型成为配送服务的机构,与一个想掌握跑腿行业的系统的软件服务商之间的矛盾。
再直白一点,是跑腿与配送之间,角色地位逐渐模糊的矛盾。跑腿想做垄断,而配送也正想做垄断。而这一模糊的关系,也开始从前端服务逐渐蔓延到配送行业的上下游各个角色。是终端还是配送?
 
近日,阿里8亿收购客如云的消息,也引起了跑腿行业的关注,其中诸多媒体将客如云定义为“免费配送公司”。
对于020行业的人来说,不禁疑惑,美团配送不是一家终端企业吗?
 
便利专送小编遇到的一个奶茶店,在疫情修业期间,自己招募骑手,运用微信群将老客户和潜在客户拉入群内,不定期的在线上询问顾客外卖需求,消费满一定费用还可以享受打折优惠。这是最为原始的线上服务,在疫情之下其重要性被放大。外卖、会员、优惠推送,这不再是一些大型商户的专属,小微商户也同样需要重视。
随着商业的回暖,部分缺乏线上服务能力的商户虽然挺过去了,能够顺利复工,但这同时激发了其线上服务的需求,对于配送行业来说也正是一个机遇。
 
而对于跑腿行业来说,也是时候关注疫情过去之后的新一轮洗牌了。疫情的前半集是实力不足的机构会淘汰,而后半集,或是跑腿服务能力弱的机构逐渐丧失市场。此外,疫情让商业封冻,许多企业“被冻死”,而回春之时,复苏的市场有更多的新增企业,新企业的跑腿和配送服务需求,又是一场争夺。
 
便利专送跑腿
分享: